紅木材料進口政策收緊 替身加劇涌現

作者:admin    發布時間:2019-04-19 20:27     瀏覽次數 :

[返回]
   紅木家具起源于明清,因其古色古香、既有實用性又有保值和藝術鑒賞價值的多重特性,自古以來就深受中國人的喜愛。但是,由于紅木的生長周期較長,歷史上就常出現紅木資源枯竭的情況,相應的紅木替代品也不斷出現。近期,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第17次締約國大會上,將多種國內紅木家具常用樹種列入國際管制,加之運輸上“限噸令”的頒布,原本蕭條的紅木市場除了在原材料進口交易上將受到更加嚴格的管控之外,海陸運輸費用也將增高。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將對紅木市場帶來新一輪盤整,也加劇了紅木替代品的涌現。那么,紅木替代品的出現會對市場產生什么樣的影響?誰將成為下一個紅木接班人? 歷史趨勢      新品種交替出現      紅木家具是對中國傳統名貴硬木家具的一種統稱,但并非所有的實木家具都能被稱為紅木家具,東陽市杜邦紅木家具有限公司按照中國紅木國家標準的規定,所謂紅木家具主要是指用紫檀木、酸枝木、烏木、花梨木、雞翅木制成的家具,即5屬8類33種。除此之外由木材制成的家具都不能稱為紅木家具。
     紅木作為珍貴的木材,在世界各地的木材市場中都占據著十分重要的位置,從紅木使用的沿革來看,明代時多用一種尼泊爾的交趾黃檀,受砍伐條件的限制,表面上的資源已經用盡,于是在清初時開始使用越南檀,緊接著到了清中晚期開始使用老撾紅。由此可見在歷史上紅木的品種就是不斷交替使用的。      “紅木中有品種被列入公約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早在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部分木材進口價格提升會影響國內木材市場這是事實,但是不會對國內紅木市場產生太大的影響。”中國古典家具專業委員會副會長于鴻雁這樣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他表示,不會出現太大震動的原因在于首先國內早有準備,依照目前紅木市場上的使用量,國內的存量再用二三十年都沒有問題。其次是早有儲備。即便沒有公約將部分木材進行保護,這些資源遲早也會枯竭,國內也一直在討論誰能成為替代品的問題,現在呼聲比較高的諸如白酸枝、草花梨、非洲血檀等等。討論替代品的問題也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生存之道      合理定位成當務之急  
   在國民經濟走低、消費者購買能力低下、紅木家具滯銷的今天,不少家庭作坊式的紅木家具小企業紛紛面臨倒閉,紅木市場的形勢也越來越嚴峻,不少經營紅木家具的商家對未來的預期十分悲觀。于鴻雁表示:“紅木家具企業能否繼續生存需要有三個條件:一是品牌,二是高超的制作技藝,三是資金。”  
   除此之外,面對紅木家具市場的寒冬,于鴻雁認為,紅木家具應該將收藏性和實用性分開,企業根據自身情況合理地進行調整是當務之急。紅木家具有兩層含義,低層是實用性,高層是文化內涵,對于有能力、有資金和技術的企業來說,應該堅持走高端路線,企業應該更加注重紅木家具的文化內涵,比如有按照中國古代文人志士坐的四出頭,有老年人坐的圈椅等等,紅木家具市場未來的發展方向依然是高端精品。對于沒有能力走高端路線的企業來說,應以實用性家具為主,比如制作類似學生桌椅這類的實用家具。
     面對市場上紅木家具價格低迷的現狀,有不少人認為現在是紅木家具撿漏的最佳時機,其實不然,現在價格跌至低谷的是前幾年充斥市場的大量偽劣產品,真正珍貴的木材現在的價格依然在上漲。而對于消費者來說,收藏投資應以精品為宜。“紅木家具作為一種奢侈品,一定程度受到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在國民經濟不斷增長的未來,紅木家具市場也將不斷調整,走出困境。” 
下一篇:沒有了